吴忠信与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

          

(文/ 夏 军)

  1933年12月17日,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嘉措在拉萨圆寂。1938年9月,西藏驻京办事处向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呈报了三个转世灵童的寻找情况,并请中央政府允许在青海塔尔寺以东湟中县寻获的灵童入藏。1938年12月12日,西藏地方政府以三灵儿将举行掣签典礼之事,电请中央政府派员参加。

 

  十三世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的认定和十四世达赖的坐床典礼,事关国家主权,中央政府极其重视。12月28日,国民政府正式下令:“特派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会同热振呼图克图主持第十四辈达赖喇嘛转世事宜。”

  

  奉命入藏

  1884年,吴忠信生于合肥北乡罗家岗东小圩。年幼时,父母双亡,随兄长生活。1906年在革命新思潮影响下,吴忠信秘密加入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并参加辛亥革命,随军攻入南京。后又参加了二次革命、讨袁运动、北伐等。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吴忠信于1932年到安徽就任省主席。1933年5月,他被任命为贵州省主席。1936年8月,吴忠信就任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长,负责处理民族事务和加强边疆防务。可以说,吴忠信是国民党元老级人物,且他在担任蒙藏委员会委员长期间,一直兢兢业业,谨慎从事,深得各界的好评与信任。因此,派他前往拉萨主持达赖转世坐床典礼,是为最佳人选。

  1939年7月,在国民政府的大力促成下,青海灵童拉木顿珠等从西宁启程入藏。以蒙藏委员会藏事处处长孔庆宗为首的一行,也随后由重庆取道西康入藏。而吴忠信本人则拟定取道海路,由重庆飞香港,经缅甸、印度再至拉萨。

  惟取道印度,须由英国大使馆签证护照。英国政府出于其对西藏的野心,极力阻止吴忠信赴藏,在其办理赴印签证时,百般刁难,提出必须由中国政府通知西藏噶厦后,再由西藏当局与英印政府交涉,然后方可放行。此举意在迫使国民政府承认英藏直接交涉,即承认西藏有独立的外交自主权。中国政府当即表示:“以主权有关,当然不能照办。”在国民政府的反复交涉和爱国的西藏摄政热振活佛的努力下,是年9月,西藏地方政府采用非正式通知(自动通知)的方式转告英印政府:吴忠信一行19人将假道印度,请沿途妥为关照。至此,英国政府签发了吴忠信一行假道印度之签证。

  1939年10月1日,吴忠信在重庆组成“蒙藏委员会委员长行辕”。10月21日,吴忠信率行辕人员由重庆启程,先赴香港转飞仰光,再抵达加尔各答,然后经大吉岭、噶伦堡、冈多、亚东、江孜等地,抵达拉萨。

  吴忠信入藏以后,沿途均受到了西藏当局的热烈欢迎,当地民众为争睹中央大员的风采,“盛况空前”,“途之为塞”。1940年1月15日,吴忠信抵达拉萨。西藏噶厦政府为其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据史料记载:热振活佛的代表及藏中的高级僧俗官吏70余人,身着鲜艳的服饰,至拉萨郊外十余里的哲蚌寺(西藏三大寺之一)附近设帐欢迎,仪式隆重。旅藏的川、滇、北平、新疆等地商民,与英人发克司及尼泊尔代表等,亦均分别远迎。各界欢迎人员所支帐篷,星罗棋布,不可胜数。驻拉萨的藏军七百余名,全体于城外十里外之道旁列队迎候。嗣由藏军与各欢迎人员为前导,吴忠信乘大轿,余员乘马,于午后四时许相继进城。城内鸣礼炮27响,以示敬意。沿途民众观者如堵,景况极为热烈。藏族民众甚至将吴忠信视为新的“驻藏大臣”。

  西藏民众笃信佛教,吴忠信抵藏后的第三天,即派人先后分赴三大寺、扎什伦布寺等各大寺庙礼佛和熬茶布施。吴忠信随行人员中还聘有留德医学博士,并购带大量药品,抵藏后,即施诊施药,深得民心。

  2月15日,吴忠信率行辕人员于锡德寺大殿举行授勋仪式,代表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向热振摄政颁发“辅国普化禅师”的封册、金印,并授予二等采玉勋章。同时,向4位噶伦分别颁授了三等采玉勋章。

  吴忠信此次代表中央入藏,还携带了大量馈赠礼品。除少数钟表外,大多是杭绸、库缎、湘绣、康茶及景泰蓝、闽漆器、瓷器等类,多为国货。礼品中还包括有林森、蒋介石、孔祥熙和吴忠信的照片,到藏后即普遍馈赠。其中于1940年2月26日送给达赖的礼品,竟用八十余人抬入布达拉宫。

  可见,吴忠信以中央政府授权的大员身份,完成了向西藏各寺院广予布施、向西藏地方重要僧俗官员遍赠优礼、并向西藏摄政及各噶伦等高级政府官员授勋的任务,绝非一般参加典礼的致贺官员和观礼的贵宾所能做到。

  

  查看灵童

  吴忠信到拉萨后,发现转世灵童发生了变化。在1939年9月17日吴忠信未启程离渝时,曾接到热振活佛来电,郑重表示:“至于灵儿入藏后所有一切应行征认、剃发、坐床等大小典礼,均俟中央代表吴委员长到拉萨时,应如何办理,再当次第呈报。”但在随后的安排中,藏方突然宣布青海灵童拉木顿珠为转世的十四世达赖喇嘛,并按十四世达赖喇嘛的规格迎请至拉萨。而此时,吴忠信尚在赴藏途中。

  根据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制定的《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规定: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及蒙古、西藏转世大活佛有转世灵童时,须先邀集四大护法神初选灵幼童若干名,然后将灵童的名字、出生年月书于签牌,置于大清皇帝所赐的金瓶内,祈祷七日后,再由各呼图克图暨驻藏大臣于大昭寺内共同掣签认定。这就是“金本巴制”。此后历代达赖、班禅喇嘛等转世均经金瓶掣签后,由清朝皇帝批准。也有例外,如果西藏地方僧俗人等均认为只有一个灵童为真正转世之达赖喇嘛,则要向清廷提出免予掣签的请求,得到清朝皇帝批准后,方可免予掣签。历史上的第九世和十三世达赖喇嘛均是由西藏地方政府向清朝中央申报免予掣签的。

  吴忠信到藏后,表示“按之达赖喇嘛转世手续,或掣签或不掣签,均属可行,但必须呈请中央核定。”于是热振于1940年1月26日具文呈请吴忠信,详细叙述了寻访十三世达赖转世灵童的过程和灵异表现,表示西藏僧俗官民咸认青海灵童拉木登珠为真正之达赖化身,希望免予掣签。

  随后,吴忠信提出要按旧例亲晤青海灵童,再转呈中央核准,以维护中央主权。1月31日午前11时,吴忠信等人来到灵儿所住的罗布林卡,由顾加总堪布等引导至小荷亭中,互换哈达后,与灵童谈约十余分钟,然后合影留念并赠送礼品。吴忠信在报告中对灵童有如此描述:“灵儿现仅四岁有余,其举止行动均极沉着安闲,洵为殊异。尤难者,能通汉语,故对汉人倍加亲切。”

  根据吴忠信的报告,并经行政院第四五〇次会议决议通过,2月5日,国民政府发布命令:“青海灵童拉木登珠,慧性湛深,灵异特著,查系第十三辈达赖喇嘛转世,应即免予抽签,特准继任为第十四辈达赖喇嘛。此令。拉木登珠业经明令特准继任为第十四辈达赖喇嘛,其坐床大典所需经费,着由行政院转饬财政部拨发四十万元,以示优异。此令。”

  1940年2月17日,西藏摄政热振对中央政府特准拉木登珠免予掣签继任十四世达赖喇嘛,并拨发坐床典礼经费,特电国民政府主席林森,表示“叩谢”。这是中国中央政府正式批准十三世达赖喇嘛转世灵童拉木顿珠免予抽签并继任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铁证。

  

  主持坐床典礼

  第十四辈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定于2月22日上午5时(半)在拉萨布达拉宫举行。起初,噶厦当局准备在典礼上安排达赖喇嘛坐北朝南,座下两边分别为吴忠信代表团、英国等外国代表团。这样的安排显然将中央政府置于英国等外国观礼团同等地位。吴忠信认为座位“于中央主权最有关系”,绝不迁就。他的坚决态度与严正声明使噶厦不得不重新考虑。2月20日,西藏地方当局经过认真商讨之后,表示对于吴忠信之坐位“决定照旧例办理”。同时,噶厦也决定英国人不再出席正式典礼,“此典礼系中央对宗教主权关系,外国人不便参与。英国代表等定于次日偈祝。”

  2月22日,典礼如期举行。晨4时前后,行辕全体人员就用餐完毕,准备出发。4时半,吴忠信派处长孔庆宗先赴布达拉宫视察,吴忠信本人及全体职员于5时许到达。其座位如次:

  1.吴忠信坐达赖左方,地位面南,与达赖平行,适如旧制,坐垫高约三尺。

  2.中央官吏坐东面西。

  3.热振率司伦及僧官等坐西面东。

  4.噶伦及各世家公子坐南面北。

  5.尼泊尔、不丹代表坐东面西,位中央官吏之下。

  

  英国代表古德未能参加典礼,失望之际,他在向英印政府的报告中辩称:“西藏政府建议英国代表团携带礼物在第二天(即2月23日)参加,并且询问我们是不是希望在第一天呈献礼物。他们谨慎地指出:不存在不欢迎我们参加第一天庆典的问题,要考虑的问题是如果参加第一天庆典就没有呈献礼品的机会??”英印政府对这种苍白无力的辩解毫不领情:“在你看来,你曾期望过被邀请参加2月22日的庆典吗?”至此,英国当局希望通过出席达赖转世坐床典礼,挑拨西藏与祖国关系,破坏汉藏和睦的阴谋,彻底化为了泡影。

  3月7日、8日热振及噶厦分别致电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和委员长蒋介石:“国历二月二十二日,即藏历正月十四日,遵令举行第十四辈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地址在布达拉大殿。是日蒙藏委员会吴委员长忠信率属亲临主持,甚称吉庆,藏中僧俗官民一致欢腾。”“至于中日战事,现正由三大寺暨各寺喇嘛大举祈祷,祝祷中央胜利。”

  作为中央政府特派专使,吴忠信圆满完成了入藏与摄政热振活佛共同主持十四世达赖喇嘛转世坐床的任务,坚决维护了中央政府对西藏地方拥有的主权和管辖权,同时也密切了西藏与中央政府的关系,巩固了抗战的后方基地。

  

  (作者单位: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210016)

 

上一篇: 施剑翘-民国司法案卷中的复仇女

下一篇: 王可风与民国档案的编研工作

您是第 位访客